墨渲丹青

总是萌上北极圈【躺

[亮青]祖宗你好


与正文无关!

与正文无关!!

与正文无关!!!

不要脸的求来点小蓝手小红心

——

诸葛家的后山上有一座寺庙,一直以来都是由诸葛家的人供奉着,里面供奉的人自然不必说,就是诸葛亮。

只是一般的时候这座庙宇很少会有人来,就像现在,整座寺庙只有诸葛亮和诸葛青两个人而已

诸葛亮静静的站在寺庙外的竹林里,诸葛青被他支去泡茶了

天下己任的担子已经被他卸了下来,交给了别人,他为那些年轻的人们铺好了路,安排好了一切。

他现在终于没有什么负担了,他也该迎接那些迟来的惩罚了。。。。

“轰!!!”

诸葛青的手轻微的抖了一下,他下意识的朝着窗外的方向看去,只见阴沉的天空中有雷光隐隐闪烁

他放下了手中的茶具,起身出门 朝着竹林快步走去,在一片一片的竹海中搜寻那一抹熟悉的身影

他找到了,找到的时候 他感觉自己的心在那一瞬间紧缩了起来。他面前的人不再像以前一样在他的前方站着等他,而是狼狈的倒在地上

他已经不像他想的那样无所不能了

诸葛青把诸葛亮放在了床上,他坐在床边静静的看着诸葛亮苍白的脸色,手轻轻的扶上,心像是像被感情迷惑了一样

他不由自主的低下了头,轻吻了一下 一触即逝。

然后他迅速的离开了这间屋子,有些仓皇逃离的意味

诸葛青站在走廊上,外面已经下起了雨,微凉的空气使他冷静了不少

抬手摸了一下嘴唇,他有些迷茫

“算吻吗?”

“吻?”

身后传来声音,诸葛青下意识的转身,看到诸葛亮后又不由的僵住了身体,有些不知所措

诸葛亮看着僵在自己面前的小狐狸,想起曾经初见时他对自己的提防 并且还敢对自己动手,现在却也会偷偷的对他动手动脚,这态度改变的不是一点啊

想起这些他就低声的轻笑了一下,与此同时他抬起手,伸向诸葛青的后脑,用自己的额头抵着对方的额头,轻声道

“那不叫吻,阿青”

诸葛青没有动,他害怕他动一下眼前的人就会随风消逝,他感觉到了扶在他后脑的手的力不从心,感觉到了抵在额头上的凉意

他能感觉到诸葛亮此刻的虚弱。

“我能。。。看看你的眼睛吗”

声音很轻

“好啊”

他听见他说

面前的人缓缓的睁开了眼睛

那是一片深色的海洋,风平浪静。也许因为长期不见光,瞳孔还有些溃散,海上面覆盖着一些迷蒙的雾气

他的眼睛让他忍不住想要探究,他想知道雾气散去后海洋的深处是什么。

直到唇上传来微凉的触感,才让他回过神来

“这才是吻”

诸葛青闭上眼,他没有拒绝。

因为他看到了,雾气散去的海洋深处,只有他一个人倒影,没有那些复杂的东西了,只有他

雨还在下,雷声越来越大了,空气中的凉意也越来越浓,就像正吻着他的那个人一样,越来越凉

诸葛青可以感受到与后脑接触的手,抵着的额头,接触的唇舌,都在一点一点的离开

诸葛青能做的,只有握紧垂在身侧的双手,努力克制自己,不让身体颤抖

最后 他听见他说

“我要离开了,阿青”

似乎带有不舍,似乎带有遗憾。。。。

耳边的雨声 没有了,远处的雷响也没有了

诸葛青睁开眼,眼前的人  也没有了

这座寺庙,现在只有他一个人了

有什么从眼里落了下来,滴在了地上的一颗青色玉石上。。。。





[亮青]祖宗你好9

“随你吧,我可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”

司马懿摊了摊手,不理会诸葛亮,双手枕着头自顾自的走了

“先生。。。。”

文兵迟疑的问

“随他去吧,我从来都管不住仲达。只要关键时候他不坏事就好”

“好了,去前山吧”

——

“师爷—”

老天师摆了摆手,打断张楚岚的话

“有客人来了”

“张天师你这里似乎需要帮助啊”

四个披着斗篷的人走了过来,领头的一个朝受伤的萧霄他们看去

“这些事情天师府自然会处理,不劳烦客人费心”

还有三个人?他之前在后山居然没发现

“不算劳烦,我还有事要求助天师府帮忙,当然要先表示诚意”

领头的那个人摊手,介绍起了他旁边的一个人

“他叫文兵,医术方面略有造诣,如果不嫌弃就让他帮忙看一下吧”

“哈哈,既然客人都不介意,那就请吧”

文兵蹲下身去,伸手摸了摸希的颈脉,然后拿出一把手术刀,在希的身体上划了几下,便站起身来,退了回去

希的嘴角开始流出黑色的物质,接着身体开始有些微的抽搐。过了片刻,身体不再抽搐,他缓缓的挣开眼,咳嗽了几下,就渐渐恢复了神智

“希!”

旁边的人都惊喜的看着他

“多谢”

“不用谢,张天师还是先去后院看一下吧。我刚才卜了一卦,卦象。。。。不是很好”

后院?

“师父!您没事吧”

“荣山你怎么在这里!”

“这不是前山缺人嘛,我就想来帮帮忙”

“胡闹!!!”

后院。卦象不好。田师兄!

“快去看看你田师叔!”

大家赶到了后院,里面却没有人说话。。。。

“田。。。。师叔。”

文兵在一旁静静的看着,他没有上前去试着救活轮椅上的老人,因为他感知到了,这人是一心求死

生死虽由天命,但一心求死之人,就算活过来了,也会无法接受。

纵然华佗在世,面对这种人他也束手无策。

活着 只是生命对他们的继续折磨

死,方才是他们的解脱

[亮青]祖宗你好8

“看样子他们应该已经结束了”

冷漠看着后山的方向说着

“村夫,你到底是怎么想的”

司马懿靠着有些残破的墙,问着诸葛亮

“明明这些人的实力就仅此而已,我们为什么还要在这里浪费时间呢?”

“。。。。”

诸葛亮沉默了一会

“是我的疏忽,忘了告诉你们了。你们现在可以试着使用一下自己的能力”

能力?

众人邹了邹眉

似乎并没什么变化,可看诸葛亮神情并不像开玩笑。。。。

旁边的文兵突然用自己幻化的手术刀,切向自己的后颈

“啧,华佗 你这是干嘛?”

“我们的力量在流失,虽然是很微小的变化,但确实在流失。”

“我刚才在封住自己运气的经脉,这样流失的速度会比较缓慢。只是这样,我的力量也同样会被削弱很多。”

水镜看向诸葛亮

“所以,你需要借助这里的势力吗?”

“嗯~ 让我想想 村夫,这个世界在排斥我们,而你作为让我们过来的媒介 ”

司马懿突然靠向诸葛亮

“你应该要承受的比我们多吧。”

“所以你想要郭嘉过来,这样就有三个人是术的使用者,然后你也许就可以通过‘天地三才阵’强行推算出大致的东西。之后剩下的水镜和周瑜就可以替我们把东西找出来”

“这 就是你原本的打算吧。最快的方法”

“仲达兄还是一如既往的了解我啊,这确实是我原本的想法,只可惜郭嘉来不了”

——

“小嘉嘉!别丢下我啊!!”

夏泽宇也就是曹操,当着大家的面抱着郭嘉的大腿趴在地上,一如既往的没有节操。

“别 别闹了!快放开!!”

“小嘉嘉 如果你要去,我就死给你看!”

(曹操上吊状)

“你真的想死我就成全你!”

(郭嘉狂踩曹操状)

“啊!不管,我生是你的人 死是你的鬼!”

曹操叫声凄厉的哀嚎着

众人看着曹操这活宝耍贱,都是不由自主的扶额,尤其是魏方势力人员

——入夜的蜀宅里

“诸葛亮,我绝对不会让郭嘉跟着你去冒险的!”

这五个人里,能力最弱的就是郭嘉,如果她被舍弃了。。。。

夏泽宇不敢想象这个结果,如果苏万铃死了,那他也没必要跳出这个轮回了!

他不知道他到时候会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。

“这个事情,我们还是来听一下郭嘉的意愿吧”

郭嘉站在门外,没有推门进来

“诸葛先生,抱歉这么晚来打扰你”

“我大概是不能去了,你也知道我放不下他。”

似乎回想到了曹操做的那些事,她的神情不自觉的柔和了下来

门里的曹操听到这句话,表面只是愣了一下,但心里的小人已经在翻天覆地的狂笑了

诸葛亮听着郭嘉的话,再看了眼曹操,有些无奈的勾起嘴角

“唉~  好吧,我重新找一个替代你的人”

“谢谢诸葛先生体谅”

——

怎么办,我好像塞了一个亮懿cp_(:з」∠)_

之所以要限制先生他们的能力,是因为如果能力太强的话,那就没一人剧组他们出场的画面了

那个“天地三才阵”确实有,只不过是我随便找来滥竽充数的,大家就当是一个三个人可以施展的推算阵法吧

可怜的先生,吃了一嘴狗粮

[亮青]祖宗你好7

我回来了,抱歉之前一直没更新,求大家原谅::>_<::

最近看到一些说排版的,突然感觉自己以前的排版好丑,所以修了一下以前的文章(其实就是开头空两格而已←_←  毕竟我也不会排版╮(╯_╰)╭)

同时改了一点阿青的心理描写,不至于太ooc

时间线:全性攻山时

“还真是热闹啊,村夫 看来我们来对时间了”

司马懿坐在高高的树枝上,看着下面的人们厮杀,脸上挂着唯恐天下不乱的笑容

诸葛亮站在他旁边,脸上平淡的神情依然不变,却让人感觉出心凉的冷漠

他们这些转世者,没有几个对生命十分在意,因为就算死了他们也只是进入下一个轮回而已。这千年的无尽轮回,早已让他们麻木,他们看淡了生死离别,变得 越来越没有感情。。。。

“那边似乎更有意思啊”

司马懿侧过头,看向西南面。说着,就朝那边快速的移动过去,诸葛亮还有另一棵树上的人影也跟着司马懿朝那边移动着

——

“这可是天师府,随时—!!!”

“永觉和尚的手段吗”

“啊!!!”

看着被金光咒束缚着的陆老爷子,老天师缓缓的说到

“永觉师父,我一过来就感觉自己的几根经脉在被人折腾,是你做的吧”

“我待会估计会和老陆费点劲,几位识趣想走 我不留,但若要看热闹的话—— 必 杀 !”

“走!!!”

老天师看向附近的黑暗处

“不要误会,我们和他们可不是一起”

诸葛亮微笑着,从里面出现

“年轻人 我不管你们是来干嘛的,但现在我没时间和你们聊天”

“若是你们来天师府有事,那也请先去前山回避一下,给我和老陆 腾点地方”

老天师看着那边挣脱了金光咒的陆老爷子,开口

“那好吧。”

诸葛亮笑了笑 并不在意,转身离去

他已经很久没有被人称作年轻人了,基本上三国的大家都不会太再在意年龄这种事,毕竟谁还不是个有千年记忆老妖怪呢?也许三国时 你是姐姐,但现在你却比我小呢?

这是一个十分尴尬的话题,被一个比自己不知道小多少的人称为年轻人

这感觉 有点微妙。。。。

再加上老天师似乎不太欢迎他们,继续待在这里对他们也没什么好处

“这就是 他们的实力吗?”

看着飞过头顶的那些符咒,冷漠开口问到

“也许是那个陆谨的全部实力,但张之维的实力却一定不至于此”

诸葛亮也看着那些飞过他们头顶的符咒,说到

八奇技吗?

这就是“它”赋予这边的力量吗?

真是精妙的符咒。

[亮青]祖宗你好6


是什么事情让他都这样警惕?

“我最近 去了另一个世界”

“那里的时间流动和这个世界一样,那里没有转世者,但人们依旧拥有奇特的能力”

众人一言不发,等着诸葛亮继续说下去

“他们有些人是天生就拥有这种能力,也有人是通过修炼得到的能力。他们把这种得到和提升能力的方法,称为练炁”

“通过修炼炁就可以得到和我们一样的能力?”

旁边银色长发,穿着风衣的冷漠问到

“理论上是这样的,不过我们的能力却比他们强许多。我这次去了他们举行的一个比赛,观察了一下他们的实力,纵观全场 也只有那龙虎山的老天师可能会比较麻烦”

“村夫,你什么意思,难不成我们还要去那个世界打架”

紫色长发的司马懿,衣服松松垮垮的穿在身上,容貌十分的妖娆,神情透露着玩世不恭的样子

“仲达兄别急,我这不是还没讲到重点吗”

诸葛亮对着司马懿又重新端起了狐狸般的笑容

“重点?”

“重点就是 那里还有我的子孙”

众人一头黑线,无语的望着诸葛亮,只有洛小叶和吴昊天还有司马懿一脸感兴趣的样子

“不止如此,我还发现那里似乎也有‘它’的影子。”

诸葛亮不再逗弄众人,终于还是把真正的关键说了出来。气氛因为这个“它”而变的凝重

“我不清楚那个世界有没有别的威胁,但我一个人的力量不够,这次需要各位帮忙”

“先生我和你一起去”

洛小叶立刻支持诸葛亮的想法

“我也和你去”

冷漠沉吟了一会,说出自己的想法

“兄弟,我们一起!”

吴昊天拍着冷漠的肩膀说着

“一起去。。。。”

众人积极响应

“我的阵法带不了那么多人,郭嘉 周瑜 仲达 水镜你们就是我的人选,给你们一天的时间考虑,明天再来回复我”

[亮青]祖宗你好5


幽静黑暗的山洞里,没有任何东西,也没有一丝一毫的生气,平静的 仿佛这里与万物隔绝

一丝亮光突然出现在这里,显得十分突兀,光影里渐渐出现了一个人,他缓步走出了山洞

“先生,你还好吧”

一只穿着西装的狗熊,站在山洞外,看着出来的人尊敬的问道

“法力有点用过度了,现在有点累。不过没什么大问题,放心吧魏延”

诸葛亮还是一副笑眯眯的模样

“先生你其实可以多休息一下的,这些事魏延会帮你办好的”

“不用了”

“这么久不见我 主公也该着急了。走吧,我还要通知大家一些事情”

--

“王道长”

“你们兄弟 准备回去了吗”

看到诸葛青旁边的诸葛白一副生气不想理他的样子,王也突然想逗逗这孩子

“还有 小白记得回去多练练胆”

“才不会,我是大肥胆!”

诸葛白不服气,突然想到自己哥哥还输给了王也

“武侯奇门才没输给你!如果青跟着先生学了-”

“白!”

诸葛青邹了邹眉,打断了诸葛白的话

“唔。。。。哼!”

诸葛白撇了撇嘴,转过了头

“王道长,我这个人不爱卷进麻烦,但是你有麻烦,我管。不说两肋插刀,能力之内的事 我都会帮你”

诸葛青对王也笑着说完这句话,就拉着诸葛白走了

“什么人啊”

话是这么说,但王也的嘴角却是挂着笑意

--

一群人坐在院子里,眼神都望着坐在主位右下角的诸葛亮,等着他发话。

“我最近 去了一个地方”

诸葛亮的神情依旧如同往常,但熟悉他的人都发现,他的语气带上了一丝说不清的慎重

[亮青]祖宗你好 4


求原谅,最近一直没灵感_(:з」∠)_卡文卡到现在,不过我把大纲理出来了,后面更新会好一点

下午的阳光正好,透过层层的树叶落在树下坐在石凳交谈的两个人身上

“先生,你来找我们是有什么事吗?”

诸葛青疑惑的问,他其实挺想知道是什么事值得这位千年前的老祖宗冒出来的

“啊,也没什么。。。。”

诸葛亮笑了笑

“只是来看看能把我武侯奇门全部学完的人而已”

“呵呵,先生过奖了。对了—”

诸葛青停顿了一下,在诸葛亮点头示意后 接着问

“先生,为什么我们的奇门不一样呢?”

我们武侯派的奇门之术明明是你教的啊,怎么和你的不一样

“这千年来 我也不是光闲着,改良了一下而已”

感受到诸葛青仿佛一下活跃起来的情绪,诸葛亮在心里不由的叹了口气

这孩子果然还是在意啊,算了 这是他的事,别人也无法插手。

“你现在可学不了”

“为什么 先生?”

“这就要看你什么时候能掌握三味真火了”

诸葛亮无良的笑着,看着诸葛青突然尴尬的样子

“好了,时候不早了。我也该离开了”

看着诸葛亮起身准备离开,诸葛青松了口气,要他和这样的老狐狸打交道,实在是有点勉强。虽然这个人是他们的祖宗,但他依旧对他有所排斥

大概是觉得在他面前没有秘密吧,总感觉他仿佛知道一切

“哎!先生你这么快就要走了吗”

门外一直偷听的诸葛白一下冒了出来,看得出他很喜欢这位祖先(其实诸葛亮诸葛青都知道诸葛白在偷听,只是两个人都不在意)

“是啊,我还有很多事要做”

诸葛亮笑着揉了揉诸葛白的头发

“先生你有什么事可以告诉我父亲啊,他是现任的诸葛家族长,一定不会拒绝先生你的要求的”

诸葛白很直白的告诉了诸葛亮,你有什么事可以直接找我老爸帮你办。

诸葛青在一旁扶额,这个猪队友。

“呵呵,还是算了,我要做的事你们暂时还帮不了”

“那先生你什么时候会回来”

诸葛白有点失望,他可是很喜欢这位祖宗的,从看见他的第一眼,他就对这位祖宗有了莫名的好感

“。。。。大概会回来的”






是风动?

还是幡动?

不是风动,

不是幡动,

仁者心动

风吹幡动,

不离风、不离幡、不离心。

当初在b站,看到的第一个关于亮青cp的视频   里面的bgm就是它,也是一首很好听的歌(。・ω・。)ノ♡

[亮青]祖宗你好3


“青,起床了!太阳都晒屁股了!”

诸葛白站在诸葛青房外,第三次拍着门叫他老哥起床,但屋子里还是没有任何动静

“奇怪,青往日里不是起的挺早的吗”

“大概是昨天累坏了”

“哦?”

诸葛白转过头,看着身后的诸葛亮,发出疑惑的语气

诸葛亮对着诸葛白微微一笑,然后抬手做了个动作

没过多久,诸葛青就醒了。听着门外似乎有谈话的声音,再一看手机 居然已经是中午了!

看来门外应该是小白了,一定在担心他吧。不过门外除了小白,还有谁在哪?

诸葛青赶忙去开门,门外果然是诸葛亮。

“醒了”

诸葛亮微微侧过头,看着他

诸葛青还来不及说什么,就被诸葛白突然抱住了

“青!你总算醒了!都担心死了”

诸葛青笑着摸了摸诸葛白的头

“我没事。对了,这位是-”

诸葛白扬起头打断他

“我知道的”

“哎!你知道”

诸葛青诧异

“当然啊,还是先生让你醒过来的”

“那你-”

“小白比你乖”

诸葛青又一次被打断了话,这次他抬起了头,定定望着诸葛亮

“别怎么看着我,实在是阿青你太调皮了,所以才忍不住小小的惩罚了你一下”

诸葛亮还是笑吟吟的望着他说

诸葛青突然有种想欺师灭祖的冲动!

这家伙一定有别的东西可以证明他的身份,而且一定不会痛!

想想曾经在他心里诸葛亮的形象。。。。

如果不是昨天看过了那个气泡里的记忆,他一定不会认为眼前这个人就是他曾经的偶像诸葛亮!

没错 就是曾经,自从他知道了这个人就是他祖先的时候,他就决定 诸葛亮不再是他的偶像了!

[亮青]祖宗你好 2

“你说什么?”

诸葛青有点怀疑是自己听错了

“我是汉丞相诸葛亮”

诸葛亮微笑着再次重复了一遍

下一刻,诸葛青控制的风刃就到了。

诸葛青现在的内心就是:这是哪里来的精神病人!

然而事实是诸葛亮的身形动都未曾动,他只是轻描淡写的抬起了手,然后轻轻一挥。

那看起来 来势汹汹的风刃,就那样消失了

诸葛青还来不及感叹这人的实力强悍,就见诸葛亮脚下出现了武侯奇门。

虽然和他们武侯派的有些许的不同,但他依旧肯定,这就是武侯奇门。而且凭借他的眼力,还可以肯定这奇门之术比他们武侯派代代相传的还要厉害!

怎么回事?!他们家不是诸葛亮的直系后裔吗?怎么这人的奇门之术比他们家这些直系后裔所学的还要厉害?

诸葛亮一步一步的向诸葛青走来,看着那接近的身影,诸葛青的心不由的有点慌乱了

“你要干什么”

诸葛亮停下了,嘴角的笑容不变

“我这次只是来给你提个醒而已,不必这么防备我。。。。”

诸葛亮停顿了一下,然后继续说着

“若真想知道我是谁,那就接受这个东西吧,当然 过程会有点疼。”

诸葛亮的手上出现了一个气泡,他把气泡放在诸葛青的身前,然后转身离去

夕阳下那扬起衣角的背影,不知为何 让人感觉十分着迷

“。。。。。”

回到休息的地方后,已经是夜晚了。随便打发了来问情况的小白,诸葛青盘腿坐在自己的床上,望着那漂浮在空气中的气泡

接受吗?

那人的实力绝对在他之上,而且奇门之术也比武侯派的强,他身上没有值得那样的强者窥伺的东西,莫非他的所图 是诸葛家!!

可如果他真的有所图,那刚才为何不出手?

这。。。。

诸葛青看着气泡, 答案就在这里面

手伸向了气泡,不再犹豫 将气泡捏碎

“啊!!!”

虽然早有防备,但诸葛青依旧疼的叫出了声

过了片刻,他瘫倒在了床上

幸好之前布置了结界

这是他昏迷前最后的想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