墨渲丹青

总是萌上北极圈【躺

[亮青]祖宗你好


与正文无关!

与正文无关!!

与正文无关!!!

不要脸的求来点小蓝手小红心

——

诸葛家的后山上有一座寺庙,一直以来都是由诸葛家的人供奉着,里面供奉的人自然不必说,就是诸葛亮。

只是一般的时候这座庙宇很少会有人来,就像现在,整座寺庙只有诸葛亮和诸葛青两个人而已

诸葛亮静静的站在寺庙外的竹林里,诸葛青被他支去泡茶了

天下己任的担子已经被他卸了下来,交给了别人,他为那些年轻的人们铺好了路,安排好了一切。

他现在终于没有什么负担了,他也该迎接那些迟来的惩罚了。。。。

“轰!!!”

诸葛青的手轻微的抖了一下,他下意识的朝着窗外的方向看去,只见阴沉的天空中有雷光隐隐闪烁

他放下了手中的茶具,起身出门 朝着竹林快步走去,在一片一片的竹海中搜寻那一抹熟悉的身影

他找到了,找到的时候 他感觉自己的心在那一瞬间紧缩了起来。他面前的人不再像以前一样在他的前方站着等他,而是狼狈的倒在地上

他已经不像他想的那样无所不能了

诸葛青把诸葛亮放在了床上,他坐在床边静静的看着诸葛亮苍白的脸色,手轻轻的扶上,心像是像被感情迷惑了一样

他不由自主的低下了头,轻吻了一下 一触即逝。

然后他迅速的离开了这间屋子,有些仓皇逃离的意味

诸葛青站在走廊上,外面已经下起了雨,微凉的空气使他冷静了不少

抬手摸了一下嘴唇,他有些迷茫

“算吻吗?”

“吻?”

身后传来声音,诸葛青下意识的转身,看到诸葛亮后又不由的僵住了身体,有些不知所措

诸葛亮看着僵在自己面前的小狐狸,想起曾经初见时他对自己的提防 并且还敢对自己动手,现在却也会偷偷的对他动手动脚,这态度改变的不是一点啊

想起这些他就低声的轻笑了一下,与此同时他抬起手,伸向诸葛青的后脑,用自己的额头抵着对方的额头,轻声道

“那不叫吻,阿青”

诸葛青没有动,他害怕他动一下眼前的人就会随风消逝,他感觉到了扶在他后脑的手的力不从心,感觉到了抵在额头上的凉意

他能感觉到诸葛亮此刻的虚弱。

“我能。。。看看你的眼睛吗”

声音很轻

“好啊”

他听见他说

面前的人缓缓的睁开了眼睛

那是一片深色的海洋,风平浪静。也许因为长期不见光,瞳孔还有些溃散,海上面覆盖着一些迷蒙的雾气

他的眼睛让他忍不住想要探究,他想知道雾气散去后海洋的深处是什么。

直到唇上传来微凉的触感,才让他回过神来

“这才是吻”

诸葛青闭上眼,他没有拒绝。

因为他看到了,雾气散去的海洋深处,只有他一个人倒影,没有那些复杂的东西了,只有他

雨还在下,雷声越来越大了,空气中的凉意也越来越浓,就像正吻着他的那个人一样,越来越凉

诸葛青可以感受到与后脑接触的手,抵着的额头,接触的唇舌,都在一点一点的离开

诸葛青能做的,只有握紧垂在身侧的双手,努力克制自己,不让身体颤抖

最后 他听见他说

“我要离开了,阿青”

似乎带有不舍,似乎带有遗憾。。。。

耳边的雨声 没有了,远处的雷响也没有了

诸葛青睁开眼,眼前的人  也没有了

这座寺庙,现在只有他一个人了

有什么从眼里落了下来,滴在了地上的一颗青色玉石上。。。。





评论(2)

热度(35)